by master CH LI

Feng Shui

Click here to edit subtitle

墳墓的風水實例

所謂成也風水,敗也風水,難道風水這東西真的那麼重要嗎?答案肯定為是。只不過一般掌握不到風水竅門的人是無從察覺而矣!


 筆者在這裏指的是陰宅風水,因為只有良好的陰宅風水才可以蔭生出好命的人,好命的人若配上當旺運的墳宅,自然而然就會各事順遂,做事自會事半功倍,所以古人說「一命二運三風水」,指的並非上列三者的重要性比重排列,而是指人生成就的基本天賦條件。


 第一是要有好的命格(八字組合與好運程的配合) 。第二是祖先及家宅風水要當旺運。第三是風水格局的保存與延續(俗 說的補龍)真一不離二、二不離三,都總是風水的關係,但一般人根本不知人的命格是祖墳風水所蔭而來,就會滔滔不休的爭辯下去,常問一個似是而非的問題,是 有雞先還是有蛋先?我的答案當然是有蛋先,因為生物都由最初的單一細胞進化發展成長而來,這種單一細胞就是「蛋」的類別!


 話題扯得太遠了,這邊廂還是讓我們試舉幾個近例看看:富豪某君亡妻葬於其外母於柴灣佛教墳場內之墓右,場地本身壁立,缺乏龍虎,借靠他山作左右砂手,貼身有哥連臣角道割腳而過,當面對下有回教墳場,正對炮台山高聳面立,左邊青龍高壓,右邊白虎彎抱有力,是標準壁上掛燈盞格局,專發大女婿及女兒之墳,男丁之發越不顯,因只靠本身左旁邊微微一個小突,以懸一線之弱丁,故後人女多男少,就明堂所見之炮台山是頂心砂(時師常以為水口北辰星) ,明堂不宜見也,主次子及中房之有反逆性格之人。


 緊貼其身,左有割腳急竄之哥連臣角道,表示時有不測之災劫,與失財之事在於長房。下砂之力抱是女貴(包括女友) 的 得力與得財,為這穴場之遷葬者深懂運用一個「縮」字訣,是近代風水師中難得一見之表表者,其運用「攔」字訣及以方寸之水道引氣過堂亦令人鼓掌。墳地範圍之 內,母女二墳分別採納上下元之父母卦以延長氣運,亦稍見功夫,但裁剪者不知為何,沒有說明這地只許當代富貴,而將來若沒有其他補龍之地的話,某氏縱有陶朱 之富,其後人也只好雙手奉送財產於外姓之人,因壁上燈盞類同幡竿燈籠,有照遠不照近之性也。至於能否得補龍之地,則又涉及主家之善行與修德,這又是人力以 外之因果矣!


 該墓地咫尺之鄰,葬有數個某氏家族之成員,是本埠先驅華資銀行家之族墳,與上述富豪岳家之墳地只有十來步之距,但其地葬不得法,立線紊亂,墓碑左右傾斜, 更有前仆者,下關不收而傾瀉,後欄置有損丁之通道梯階,歌連臣角道更見割腳之急水,觀其境況,其中一墳應內有漬水浸淹,後人社會地位、健康與經濟狀況,必 定大不如前。前年閱報得知其族人已將其名下祖業「某苑」出售套現十二億元應用,至此筆者只是依學理推斷,以待高明。


同一山脊,坐落哥連臣角道以下之佛教墳場山坡,年前有擇日師為愛國商人卜一福地下葬,當時生榮死哀,萬民景仰,可惜的是筆者根本不用到現場視察該穴福地,但從電視上所觀得片段,已鉄定這穴是敗地無疑,致敗原因既明顯又簡淺:


一. 哥連臣角道成割頸穿肩之勢,龍脈已斷,人才不繼。

二. 坡勢太斜,頑煞未化,又無聚氣之地,何能得吉地結穴。

三. 四山高壓而欺主,後人必遭外侮之欺凌。

四. 地勢為去水之地,財產日漸蕭索,守業艱難!


結果,葬後不過百日,政府宣佈把商人家族在中環之鑽石地帶物業列作三級文物保護,在發展之遠景上,多了不少麻煩及阻碍。這兩年間,商人之後人連吃合伙人入 狀法庭的官非,又在某些公開發言上受到外間無禮的更正。更令人難堪者,在今年福比斯香港富豪榜上,其家族排名,竟被列在四十名以外,觀商人生前愛國,造福 社會之善行,不遺餘力,其後人亦循其善舉,默默貢獻社會,竟何以致此,實受不學無術之偽師所欺歟,嗟乎!識人亦成敗之所攸關也!


 宗兄富豪,慈善實業家,在順德投資開發一墓園卜葬祖先,並將此墓園捐獻政府,方便鄉親,做福梓里。該墓園工程浩大,池、亭、樓閣,美侖美奐,李氏在園之正中山腰處建一祠堂,安奉其祖先,在旁加建一道壇以供清修之用,互牆艷艷,紅光映天,氣象萬千,墓園符合二七之生成,為一正宗之蟹地,本當可助鴻展,令人婉惜的是,吉地葬凶,局成急索線,立線失誤,並使蟹地修建為紅色大忌。


2007年中,李氏在股壇揚威之時,筆者已鉄批他必定損手才可過年,論據如下:(一) 巒頭局成破財。(二) 流年五黃到向。(三) 犯下喝形之大忌。

結果其投資股壇之基金,損失泰半,終扮蟹過年。其於新界投資甚巨的地產,回報亦不堪理想。其祖祠為坤艮線口,主不利小口、頸椎、腰腿、鼻咽都會發生問題。

明年2010年, 五黃到山,其家主人必有入院手術,輕則腰腿不便,要坐輪椅,重則癱卧不起,甚至死亡。觀其父子,行善不單不甘後人,更時常保持低調,理應不該如此敗掉,但奈何其於港島之總部大樓,亦鶴立於煞水之前,在此動盪之金融海嘯之中,損失多少,亦不可預料。無他,風水根本無價講。

 

同是地產界的家族某集團,創辦人A君墓葬於將軍澳華人墳場,早年請得飛星泰斗林大師為其主理選址及下葬事宜,地為七運壬丙之向,為筲箕地,前面双星到向之處,一片汪洋。數年前筆者偶經其他,適逢其墓前有數穴墳地,有開棺重葬之事,因為養屍不化,故也,與此同時,A君 之墓地,亦因天板下陷,整座墓碑向左傾側,此亦非吉兆。稍後之時,故地重遊,乍見其墓地經已重修,因怕水流土失,故在墓之左肩,加一膠水管,直徑約有三 吋,引水至墳前正中放水,此舉也,長子先昏其智,亦因此沖起二房之紛爭,最慘者是其前方之墳,無端被水沖背,家無寧日,詢之墓地人員,知其家後人信教,故 沒有請教任何地師,自行以私智處理修墳之事,結果,上演了一幕同室操戈。至於家族之生意前境,以筆者愚見,並非坦途,因犯曠盪無收。


上墳對下山路之下坡,有一三角犁頭地,又為火咀地,是蔡姓師傅為一名伶選址卜葬之所,其墓坐北向南,面臨大海,左右山峽形成強風射脅,背後山路拖刀殺頸, 對上兩個山坳穿肩而落,正符合陰神滿地成羣,紅粉場中空快樂。葬後,家業動盪不已,後人事業亦難有寸進。其後人欲強曾勝祖,唯有夢幻。幸好其有家慈之善 舉,將部份祖業捐贈慈善機關,故不能將之全部變賣,故尚可維持一二,可謂善有善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