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master CH LI

Feng Shui

Click here to edit subtitle

風水與人的關係


人秉天地而生,這是一句很普通的話,但若然仔細想深一層,這一句話實在含有莫大的玄機,這中間包括了天地人三種微妙的關係。
什麼是天?天就是概括了天體的運行,遠的涉及日月星辰的互相牽引,貼身的就是春夏秋冬的四季推移,每天的寒暖溫濕等等。
什 麼是地?地的廣義就是我們居住著的這個地球的衍變更新。比如近期常掛在嘴邊的地球溫室效應,厄爾尼諾現象等等。實在一點的說,就是各個國家或地域因為寒熱 濕旱等不同的變化所形成的水災、落雹、乾旱,甚至因地殼變動而引起的地震,海嘯等的天然現象。而上述這些現象,在直接或間接在影響我們人類存活的安危。
假如沒有我們人類的存在,理它什麼天變地變,實在一點也不在乎!
   為什麼呢?因為天自為天;地自為地,兩家在變,所有地球上的其他動植物,都要依從天地的四季變化以生存繁衍。例如:植物多在春天開花;夏天結果;秋天落 葉;冬天收藏以待來春。動物方面,例如:飛鳥春天築巢生蛋;貓兒叫春等等,延殖下一代的工夫都依季節來做,因為它們都依從後天氣的循環生存而不能例外。但 人類就不同了,儘管四季在變,成熟的人們喜歡何時何刻都可以做那傳宗接代的工夫。為什麼呢?因為人是受先天氣(卦) 所生,能夠因應後天天地的循環變化而有所適從。但偏偏我們這些萬物之靈的靈長類的高度進化者—人類就夾在這天與地之間,這兩者的任何變動,對我們人類都起 著舉足輕重的直接影響,所謂適者生存,聰明的人類就因應天地的自然變化而發展出一套適應自然的法則出來。這套法則從遠古文明就在不知不覺間給保存下來,各 種族的人類都各適其式地口口相傳的一代一代的留存下來。然而因為各地的自然變化有所不同,各個種族的文明變化都有不同際遇,有些文明很快就湮沒了,有些得 到留存相當的時日又在神秘的情況下突然消失。例如:古代的希臘、巴比倫及瑪雅文化都曾經烜赫一時,但於今已成絕响。中華民族這個多部落的混合大家庭,因為 地域上的得天獨厚,加上文獻的廣泛保存,大部份的祖先累積下來的先民智慧都能以記錄及保存下來,各種智慧都得以分門別類的記載留存。其中我國一套人類因適 應自然法則而賴以生存的學問就一支獨秀成為地球上一個異彩—風水學。
  古代的中國人,因為大都以農立國,所以生活都較其他國家、部族的生活來得 穩定。這個穩定其實很重要,因為它給予我們祖先一個安心專注研究各種學問的有利環境—基於此,源於大自然的哲學理論就特別發展得出色—例如:中醫藥的寒、 熱、溫、涼;針炙學的子午流注;曆法上的天干地支,因應環境而產生的五行生剋;卜噬祭禮中的易經八卦推斷等,都各自應運而生。這些學理,在唐漢以前都是各 自獨立發展的,在漢朝以後才續漸揉合互通。
  在宋代時,因為哲學及理學大師的人才輩出,易學及堪輿學問的距離才被拉近,甚至乎接近得令許許多多 的後人難以分辨其中的不同!這些學問,在古代都是掌握在一大群有學問的人及統治者手中,平民百姓是根本難越雷池半步的。古代的欽天鑑就是一些每天都把日、 月、星辰穿越廿八宿之間的變化,以推斷其對照以下的所謂列宿分野的各省縣的人事及自然事變預測向當時的君主或統治者面對面的報告及分釋,以作預先的部署或 應對,例如:
  歲星犯亢—國內有疫疾之災。
  歲星犯尾—天下各洲有慶賀之事,為期九十天。
  歲星犯東壁—歲多水患,人民流亡,五穀如金。
  其中一則記載為明朝記錄「火星入南斗,皇帝下殿走」。
   之後,明故宮即現故宮之前身,發生了一場極嚴重之火災,牽連了時帝朱棣的寢宮也給燒個通頂。皇帝也得臨時覓地而居—這些資料都曾被視為堪輿學的神祕,天 學部位,流傳極少。但據知現在美國,類似的星學影响預測,卻被認真的應用到金融股票的變動預測而作為參考的一部份資料。而流傳得較廣的地學部份的風水學, 現今不止在國內,而在國外也成為了一種生活上的時興。
  這廣泛的流傳歸流傳,然而,因為記載著這些風水資料的書藉,都以漢學的古文形式保留在古 藉上。而近代的一般學者,對古文學有深厚認識的卻不太多,所以解釋起來就不禁出現了魯魚亥豕之誤。而這些謬誤,導致了許多學理的解不通,就這些解不通的累 積,就變成了許多不同的流派,其後甚致變成了說一套,做一套的江湖流派。
本 來風水研究的就是如何生存及得到其有利的發展結果,其最大的基礎原理就是《葬書》說的「乘生氣」,但這生氣如何乘呢?就是利用河洛理數因應天時地利,即是 「運」。這個所謂運,實則是計算天體在某一特定區域之間所運行的方式及時間。這個天際區域,我們把它定作廿八宿,所謂宿就是「宿舍」,是行星在那裡停留寄 宿的意思,是星變宿不變。可惜後來一些知其然而不知其所而然的人,貿然加入了新天文學的所謂「歲差」,而更改到面目全非。須知這廿八宿就等如我們地圖上的 經緯線,移動的天體,就像地上行走的汽車,汽車移動了方位,在與某一特定坐標產生視差時,並不等於原來那坐標的經緯度有所改變。明乎此,就知道胡亂改動某 些定論時的錯誤了。
  而以天時地利推衍出來的相應法則,以風水學的手段去處理個別環境,以達到乘生氣的最佳狀態。而這種以數理結合形勢上的推論 法則,就因為魯魚亥豕的原故,被大多數魚目混珠的江湖客,甚至乎挾學者教授之名,以圖時利的冒牌貨的錯誤引用而導致千瘡百孔。好像,近期有一位學者,在一 本解說北京故宮風水書裡,大吹法螺。說什麼應天應地,把古代讚揚天子的文章亂抄一通。又說:北京故宮的交泰殿,就是他自己發現,並點出的龍穴所在,是北極 星照射的子午線,全國僅有。其實,懂天文地理的人就知道這是極大的錯誤,其實地球上任何一個立極點都可自那兒延伸出一條子午線,簡單地說,可以話地球的表 面是由億億萬萬條子午線黏合成的圓殼,因為地球不斷的由西向東自轉,跟本嚴格來說,東西並沒有定位,所以全部風水專家拿了流年的紫白九星,洛書圖,硬指兌 宮的紫白星代表西方國家 (例如:美國) 的運程,震宮的流年紫白星代表東方國(例如:中國) ,那是無知得令人笑掉大牙的,因為地球的自轉,永恆的方向就祇有南北極,所以祇有南北的影響線是永恆的,無怪乎我們的祖先賢能,把我們古代的建築物大都定 作坐北向南的方位了。
  至於北京故宮的風水是好?還是不好?我曾有文章以歷史相提並論之,在此僅輕輕帶過。它若是好風水,那麼明朝時代就不會發 生大大少少的火災數十次。崇禎皇帝不會上吊。清朝咸豐皇帝就不會發出聖旨,禁令宮中妃嬪及官員不得上吊,否則救生者凌遲處死,已死者其家眷,女作軍妓,男 則戌守邊疆,更不會有八國聯軍入北京之事了。(這些文章我都刊在新玄機網頁,有興趣者可瀏覽該網頁)
好像,時下很多風水師,都當作是治病特效藥的 九宮飛星風水學,其實不過是風水學中的「宅斷」。推算某一宅室可能發生的問題,而不是用以調節其風水氣場效應的方法,都被當做無堅不摧,無往而不利的風水 學說。於是出現了教人擺放八粒石卵,九朵紅玫瑰,五個風鈴等令人發笑的不倫不類的所謂改革風水的必然手法—其中更有因儉財及加上行騙的貴重擺設,如風水吉 祥物中的金龍、獅子、麒麟、貔貅、運財童子、桃花仙子,水晶等等。無以名狀的迷信用品,其更甚者則加上符錄及開光等等行徑,實在令真正的國寶學理—風水學 蒙羞。
  至于風水古典的留存,亦因抄寫上的手文之誤,及因門戶之見而強作的錯誤解釋,導致肢離破碎而面目全非,這亦做成風水學近今發展上的極大障。
   譬如說:大約百份之九十九的風水書籍,都會記載下列這句文字「長庚啟明,交戰四國」,解釋為若一個風水格局得到當運的金星吉數,就會當上高位的武職,而 在戰爭中揚名四海。這個錯誤實在錯得離譜,原來正確的句子是這樣的「長庚啟明,交戟四國」。長庚啟明說的是在黃昏及清早所見到的同一顆金星所在的不同位置 稱號。古代的學者求官時大都要遊歷各諸侯之間,顯示自己的才華,以冀求得重用。而在求見時,都要通過劍戟森嚴的衛仕通道,若然該諸侯不欲接見的話,他們的 侍衛就以戟交叉封閉通道,以阻止其求見,是求官不成的意思。何以致此,因為同一粒金星,黃昏時在西北,天亮時卻在又在東南,所謂朝秦暮楚是謂不忠之仕,所 以求官不成。看看上述的分別,時下大部份的風水師都作前者推斷,想想就教人對他們的風水學養心寒。
  舉例二. 現在不論國內外,大部份的風水師都會認同下列這句名句「坤卦庭中,小兒憔悴」,全都解作坤卦土的二數與象徵水的坎卦一的數字組合的卦象成土剋水,小孩子就 有被剋害而致病或甚而小產的問題發生。但大家細心想一想,坎卦是代表中男,真正代表小兒或小男的卦象應該是艮卦才對。艮是山亦是土,與坤卦所代表的大地之 土是土見土,又何來相剋呢?其中當然有其至理在然,現階段不便花時間去解釋,將來有機會,作學術探討時一定給各位解得人人滿意。
  有人亦會說:這句子只不過是一個隴統的代表男孩而矣,何必執着?這下我可要提醒各位,這經文對上一句是「乾爻門向,長子痴迷」,當下分明是要各自指出長子及小兒的特別情況而立著,並非是給大家來一個隴統的概括啊!
  別小覷這個解釋上的錯誤而輕輕放過,因為它背後實在與真正有效的風水調節方法有直接而不可分開的關係。解錯了的話,風水調節的手法就成為差之毫釐,謬以千里的不可補救的災害!
   其次在這裡亦想一提的,就是國內的許許多多風水師動輙以易學作為風水學的本體而希冀蒙混過關。其實易經祇不過是一本記載卦象變化的範例列舉,跟風水學的 操作是沒有直接關係的。易學大師並不一定懂得風水的實戰運用!而易經與風水學最有關係的部份是八卦類象,與及彖辭中的某些句子,例如「同氣相求,銅山西崩 而東應」等等句子而矣!例如:風水學中佔去50%的形勢理論,易經基本上是很少論及的!
  致於風水與我們現實生活的相關條件,其實貫頭徹尾都是萬古不離基本的人類生存條件的體現及補救。
   所謂藏風得水等等金句,都是祖先們積累下來的經驗智慧而矣!至於有所謂生肖相沖,那並不是迷信,那是因為星際引力的對沖而產生的理論。一個人出生的時 候,地球正在某一個廿八宿的空間旋轉,而廿八宿本身亦因為引力的牽引相沖不同。古人就它們分為金、木、水、火四個方位的七宿來代表,東、西代之,以木、 金、南、北名之以水、火兩兩相對沖。而這個屬出生的人,就是受這個七宿的影响而擁有這四組七宿五行的氣場。這某個天生的氣場影假如是東方木的話,如這個人 居停在西方金的氣場環境時,就會產生對沖而不穩的氣場,那麼精神與健康就會不佳,這是很科學的理念。
  這用磁化的鐵針就可以簡單說明,所以人的生肖跟方位是絕對本身的(運氣) 生物磁場與星空引力有關連的!
其他與我們的生物氣場有關的影响就是陰陽。
  何謂陰陽?那就是太陽和月亮,光暗及冷熱的環境變遷都與它們有直接關係,人們的生活氣場的好與壞是息息相關的。
舉 一實例以說明之,南京總統府裡面有一個叫煦園(Xu Yuan) 的花園,是以前朱元璋常常渡假的地方。那花園裡面,明朝的劉伯溫就根據太陽四季不同的移動位置,設置了一個假山洞,那洞因為冬天太陽的照射角度,上午射在 洞口的石照壁,將熱力反射到山洞之內。下午時就陽光直射到石洞的背壁,產生本體幅射熱,使洞內溫暖如春。所以冬日裡的朱元璋很喜歡躲在山洞跟大臣下棋,這 就是天然風水能源的利用好例子。
  而在同一個園子裡面的一個建在小丘上的涼亭,叫望亭(Wang Ting) 。因為北面狹長的太平湖在炎熱的夏日裡蒸發了的水氣,產生了南北對流,使這個亭子裡面,十分涼快。所以明朝的天子在夏天裡十分喜歡在這裡喝茶看風景,這利用自然環境的風水設計亦令人十分鼓掌。
致 於古代風水概念裡面所考慮到的選址地勢、風向、日照等條件,部份已包括在現代的建築設計方面。然而較高深的角度上的卦系系數五行生剋上變化的較深關係還未 有包括在內,因為風水理論所關心的有氣、數、形、象等。各方面的關係,並不能在短短的時間裡一蹴即就,將來有機會面談。
  至於一個良好風水氣場與一個壞氣場對人事業的影,舉下列一個簡單例子就可明白。
   居住于良好環境的人一定身體健康,精力充沛。假如大家做的工作是以件工計算的話,例如:採擲果子,同是一個人,他在精神好的時候,採的果子數目一定比他 住在不好風水氣場而導致精神不佳時的數量多。假如每天多採了五蘋果,每個蘋果賺一塊錢,那麼一個月,他就多賺了30乘5等於150塊錢,一年就多了一仟八 百塊錢,十年就多了一萬八千塊錢。顯而易見,不用多談。
  將來有機會一定舉些例子與各位談談一些實在的風水例案。
 

風水形局的粗簡判斷

學風水的人都知道巒頭與理氣不須臾離,寫風水文章的人都口口聲聲說道會兼顧外局的巒頭,但在實踐的時候,到底有多少人可以着實做到呢?學了風水的人又有多少人可以把理論用到各個案例上去呢?試舉下列一例就可見端霓。

 

在香港大埔汀角路有一名穴叫海螺吐肉的地方,每個學風水的學生,都曾經被師父帶到這裏做實地研究,這個陳姓擁有的名穴後人就出過一名在南美做大官的後人,近四十年來,這穴地的後人漸漸零替而去,於是有師父們都說:


 1. 地運轉移了,於是提議改碑向,但碑向改了又改,後人一樣發不起來。

 2. 於是又有另一批師父們又說龍脈因附近村屋建多了而遭到破壞,不可救藥。

 

 其實在山脈上建村屋,只能令地表上有輕微改變,對深厚的地脈,絕對不能做成破壞,那麼這穴名地如何敗落的呢?好簡單,就是水不上堂,廢話,海螺吐肉的前面, 明明聚了一大片海灣,何來水不上堂!怪就只怪這些風水師父們都是在這穴場的後山及前邊馬路走走算,又說獅象守水口,又說水聚明堂,又說穴星是......就算看清了來龍及堂局巒頭,交差了事。其實,海螺吐肉的形局並不止此。

 

原來這海螺吐肉形局佔地甚廣,並不是在穴場附近走走就可端詳出來,它的青龍砂是大美督的白普理青年旅舍,白虎砂是三門仔伸延至鹽田仔作白虎過堂,馬屎洲及白沙頭是羅星鎖水口。

 

 大鵬灣海水從赤門海峽進出,穿過伯公咀及東頭洲之間的缺口,由青龍方上堂,然而後來香港政府在60年代建造船灣淡水湖時,把白沙頭與伯公咀封連起來,由於白沙頭咀包過了馬屎洲,而馬屎洲與鹽田仔之間又建築了防風堤連接起來,於是形成了船灣海的死流(可在網上政府公佈龍尾沙灘,因水流欠佳形成污染,不宜用作旅遊泳灘的文章証實) ,導至海螺吐肉這名穴因水不上堂而敗掉。而林村河與城門河水相對吐露海水而言,根本就像担沙塞海,微不足道,故此早十多廿年前,城門河水因不能適當排出而導致沙田畫舫一帶河水污淤,臭氣薰天,要政府大花一筆金錢作環境改善,才可了了。

             

在海螺吐肉的白虎砂船灣避風塘附近的沙欄後背,幾年前發展商打造了一系列豪華別墅,請來了十位當紅相士協助廣告推銷,各位名士對這系列豪宅的風水形局讚美及 高見可算美言說盡,無庸覆述。事過三年,至今事實上又如何,當前的發展商尚要努力促銷,當年的推銷綽頭,曾引來議論紛紛,許多學過風水的網民,都在網上發 表意見,但雖持相左意見,卻只是抄錄了風水書本幾句水法文章,不能把自己不同意的理據發表出來,使人有詞不達意及隔靴搔癢的感覺。當年筆者因不想阻人財 路,即時沒有發表文章,現在事過三年,算是塵埃落定,才把對案例的個人愚見畧指一斑,不同意者,大可一笑置之。

     

在理氣上姑且不說,這白虎砂風水在巒頭上可指出幾點粗畧意見:


  1. 地點較難藏風聚氣,不但位處較硬直的山丘之上,半島更深入吐露港中,四風相襲。

  2. 船灣海水在東北方撞背而呈現反弓。

  3. 吐露港海水在南方蕩胸,欠缺遮攔。

  4. 在船灣高爾夫球場的白虎砂方掀裙擘腿。

  5. 在鹽田仔的青龍砂直出無情並反手。 

 

 至於形局風水效應,大家可按簡單卦理推算即得,至於其他可作討論的風水條件,大家細想之下,必可論推,不用筆者多言。

閒話香港風水案例

香港現今之禮賓府,前身為港督府,在它建成後,都曾為歷代多少個英國駐港港督官邸,為騎龍格。坐落於港島扯旗山之主脈,局作迴龍收逆水,山水二氣兼顧全收, 是人所皆知的最佳龍穴處所,然而,每一棟陽宅風水的局面都由一個固定的靜盤加上一個動盤所管轄,基於此,中國古代的食邑和村落祖居,才可以擁有數百年的興 旺,得以代代相傳而不衰。而在這些興旺的處所裡面,死亡與失意亦在所難免,所謂樹大有枯枝,乃常見之事實。

 

香港前港督府,雖然位居上佳風水之龍穴所在,在其中居住之港督,起落浮沉,各有不同,其中有寶雲爵士因身體欠佳而離任,梅含理爵士、司徒拔爵士及衛奕信爵 士,因政績不佳而黯然離港,楊慕琦因淪陷而被禁日軍集中營,尤德爵士在任中於北京英國駐華大使館睡眠中逝世,這都皆因每個人命運不同,加上風水元運的變遷 所致,若然其間遇有能賢的堪輿師加以指點,上述各人的際遇都可能會改寫。


正因為此,首任香港特首董建華先生延請了本港一位出名的通勝專家作為他的風水顧問,可惜董先生本人對堪輿的常識,並不理解,要編好一本通勝,其實是最簡單不 過,只要按著協紀辨方書,參考其他,例如董公擇日等擇日資料及向天文台索取未來一年的天文資料,對號編表就可以編得一本美侖美奐的通書,不比正統堪輿的博 大精深,並非如一般時師的一兩年間就可學得,非要機遇明師,加上多年苦學實踐是難窺堪輿門徑的,更遑論要登堂入室,結果董先生誤信庸言,毅然宣佈不入主禮 賓府,而選擇了自己那所既黯然不見天日,又面臨割腳水的嘉慧園住宅,改作官邸,結果,宅心仁厚的董先生,每每都好心做壞事,每個政策都在最不適當的時間出 場弄得到處碰壁民怨鼎沸,連任只做到一半,便撐不下去而狼狽下台。接手的是英明神武的曾蔭權特首,他深明禮賓府的不可多得而選擇以它為官邸,邀請了一位師 承日本師傅的風水師為他的官邸佈風水局,這位師傅其中得意的方法就是在禮賓府的東北方放了八桶清水,以化解他認為在禮賓府附近的中銀大廈形成的「刀殺」。 正因為這八桶水,就害得曾特首在2007年提出的聘請局長助理方案,既得到了立法會通過撥款,又在2008年7月的立法會議中被彈得人望插水。為什麼會如 此悽慘!因為風水絕不可以斷估,更不可以人云亦云。

 

正因為大部份時師都說中銀形成了是剋害禮賓府的刀殺,連不是死在府內的尤德爵士也算上了帳,於是就人云亦云的都在化解「刀殺」上做文章,置正常理論於不顧。

 

試想想,包青天一個小小府允,出巡亦有張龍、趙虎,堂堂一個特首府第,多了一個帶刀白虎侍衛是平常不過。禮賓府,左邊有交易廣場的青龍,右有中銀為白虎,簡直是氣勢不凡,中銀更代表國家的全力支持,何懼之有!

 

 再現實地探討,中銀形狀若算是刀狀,那只是一把已經劈到地的柴刀,威力全無,而且劈的方向,其角度並不是向著禮賓府,甚至連它近在咫尺的 長江中心也劈不到(大家可以上網看看它在陽光下的倒影),若果要說它是帶有尖刺的長鎗就更像樣,所以根本不用化解。至於禮賓府在東北方放的八桶水,如何害 得曾特首焦頭爛額,識得推算的人仕,都知到其響如應,不用在下多言。庸師誤一平民,只誤一家之幸福,若誤一元首,則置一國一地之千千萬萬家民生於萬劫不復 之地,其禍害則深遠矣!